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言吾道 教育博客

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难忘童年的小人书  

2011-09-19 13:57:11|  分类: 故园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是块巨大的橡皮,擦去了逝去的岁月。然而在我们的记忆深处,有些东西她却无法触及。我无法估量小人书对我的世界观、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的影响,但如果说我能承受书籍的一点恩泽,从小人书里引发些许“文气”使自己的“涂抹”变成刊物上的铅字,从一个农家娃逐步成长为一名教师的话,还得感谢童年的小人书。
   
我的童年是在浙中一个历史悠久、文化底蕴丰厚的村子中度过的。乡下的童年宁静悠闲,小伙伴们常常光着脚丫在田野上疯跑,在水沟里捉泥鳅,泡在池塘里摸螺丝,扒在地上玩“拍烟盒”,在果树上比拼“爬高”。那时,没有太多的娱乐,而读小人书就是我们为之陶醉的精神生活。

提起“小人书”这三个字,出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一定不会陌生,小人书其实就是小本的连环画,一本书有二三十页篇幅,大多是黑白色调。流畅、简洁的线条勾勒出栩栩如生的连续画面,配合着生动、明了且富有韵味的文字,小小的画册就这样把世界呈现在孩子们的眼前。

小人书不“小”,她藏着一个诺大的世界,有民间传说,有现代故事,有科幻小说,有电影戏剧,有中外名著……精致别致的款式,引人入胜的情节,雅俗共赏,令人心动。那时,看到一本没阅读过的小人书,比吃到一把糖果还高兴。我留恋那时晚上伏在煤油灯下,白天与小伙伴相拥相依,冬天趴在暖暖的被窝中,夏天躲在凉爽的果树下看小人书的情景,它带给人的满足感是八零后所体验不到的。

我和大多数儿童一样,最爱看打仗的小人书,还喜欢与小伙伴们以某本小人书的内容为话题“评书论英雄”,为争论书中的是非曲直,评判书中的好人和坏人而小脸变红、细脖变粗。我记得,在明堂里,小伙伴们聚集在一起,模仿小人书中的故事情节,分成“好人”和“坏人”两派,演格斗、练擒拿、演追捕等“军事演习”;有的手握纸叠的“手枪”,有的高举板条“大刀”,在“冲呀”、“缴枪不杀”的呼声中模仿书中人物“冲锋陷阵”;有的模仿书中的“少年英雄”“抓俘虏”、“斗汉奸”“逮特务”。我还记得,在“两军交战”分配角色时,谁都乐意扮演好人,而扮演坏蛋或丑角谁都不愿“上场”,于是只好以划拳裁定,赢者兴高采烈地扮演正面人物,输者垂头丧气地接受扮演反面人物或丑角的任务。那种生活虽然简单却活得无忧无虑的氛围,那种道具虽然简陋却一丝不苟的态度,那种在小人书熏陶下飞扬的个性,至今记忆犹新。

拥有几本属于自己的小人书是一种资本,因而买小人书是小伙伴们莫大的企求和乐趣。那时,在离村子约5里地的镇上的供销社也摆着许多小人书,便宜的七八分一本,最贵的也不过三四角钱一本,而当时大多数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十分富裕,所以获得一本新的小人书并不是太容易的事。起初,家中仅有几本哥哥的旧小人书,要看小人书免不了要向他人去借,但借的次数多了会招人烦,最好是有自己的书与别人“一换一”交换着看,互不“吃亏”。我用自己的及交换来的小人书与小伙伴们交换着看,慢慢地结交了一批书友,书友间则没了“一换一”的规矩。有了新书或好看的书,我们会主动将书借给对方欣赏。那时候我经常在傍晚放学后到邻村同学家中去,就是为了欣赏一本心仪的小人书。我所在的村子出产的“蔬菜水果”远近闻名,大多数农户都要赶集销售蔬果。小伙伴们缠着赶集回来的父母或哥哥姐姐,找各种理由“诓”一二个分币,等到攒够了买书的钱,约上几个好伙伴直奔镇上的供销社购书。新书买来后,我会郑重其事地写上“有借有还,再借不难”的字样,有的还注上购于某年某月某日某地。这样做的目的,一是向他人炫耀“这本书是我的”,二是为防盗,生怕别人偷去,或者借去忘了归还。即使这样,依然有一些小人书意外失踪。直小学毕业时,我还有60多本小人书,这是我的第一批藏书。随着岁月流逝,童年的收藏早已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书橱是里码得整整齐齐的大部头书籍。

小人书不小,她给了我很多的智慧。我成为小伙伴心目中“故事大王”,临摹小人书上的精彩场面也成了我的爱好,我的作文本也染上了些许“文气”。《西游记》里神通广大的美猴王、《天仙配》里向往自由美好生活的董永和七仙女,给我的童年抹上了梦幻般的色彩;《铁道游击队》里的刘洪、《烈火金刚》里的史更新、《林海雪原》里的杨子荣,英雄事迹铭刻在我贫瘠的童年……小人书是绘画的文学和历史、是温馨童年学海的风帆、是无数少儿的精神乐园。小人书教我亲近书本,亲近文明,学会思考,学会感受美、发现美、创造美。

几十年过来了,小人书似乎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,不知什么时候在书店“下岗”了,在生活中“隐居”了,仅存的一些也大多被收藏家据为己有,或囚禁在有钱人的库房里待价而沽,小人书失去了作为儿童读物的真正价值。如今的书店里市面上,流行的是充斥着商业味和成人气的卡通书,大行其道的是有声有色的图像世界,“快餐式”儿童读物总让人心存不安。过分强调“蹲下来和儿童说话”的编辑理念下导致一些儿童读物肤浅、有内容而没深度的现状令人忧心。我们的小人书,还能重新回到孩子们的手中吗?改头换面之后的小人书,还能打动今天的孩子吗?   2011.9.19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